Hi:歡迎來到中國論文網     

所有論文科目分類

中國論文網 > 免費論文 > 歷史論文 > 中國通史 >

開拓新古韻小說——淺談葛亮《北鳶》的復古與新變

作者:2017-06-12 17:29文章來源:未知

  當前長篇小說有種新的發展趨勢,開拓新古韻小說,即吸取古典文學的雅致神韻,深得中國國學精華,滲透傳統文化哲學,弘揚傳統文化精髓。即便描畫沉郁歷史,意境思想皆講究文氣,筆墨抒情,文風古樸寧謐厚重,仿佛管弦絲竹,空靈飄遠,悠揚悲情,力求打通史傳與詩騷文化傳統。新古韻小說的復古不是關鍵,而重在熔鑄當下文化,強調深度層次的新變,在文本哲思意蘊、符號敘事形式、文化轉型省思等層面的突破。當代散文古雅化成功的較多見,如錢鍾書、董橋、余光中等作品,但此類長篇小說較少見。葛亮銳意開辟新古韻小說。居港寫作以來,得中西之風濡染,融匯于文,自成一家。每寫長篇均斬獲大獎:南北書”(《朱雀》與《北鳶》)分獲2009年及2016亞洲周刊年度華文十大小說。

  如果說,《朱雀》描畫20 世紀南京史,書寫三代家族,是歷史小說;那么,《北鳶》則描畫20世紀上半葉民國史,借家史寫國史。新古韻小說如何滲透古風神韻,弘揚傳統敘事,在復古中求新變,在傳統性中注入新元素,成就新小說格局?本文重點分析新古韻小說在符號學、敘事學、文化學層面的新變。

  一、傳統符號的復興化合

  新古韻小說善于化用中國傳統符號,鏈接情節,傳情達意,含蓄蘊藉。羅蘭·巴特《符號帝國》認為,東方文化普遍重視符號、形式、過程,表達個人情致和靈魂,以達到理想的無言之境?!侗兵S》善用中國特色符號,對京劇、茶藝、紙鳶、書法、繪畫、金石、服飾、飲食甚至武功等傳統文化均有考究,此種風雅韻致在中國當代小說中罕見。該書以民國時期襄城的民族資本家盧氏與士紳家族馮家的聯姻為主線,刻寫盧文笙的成長史,借家族史,書寫近現代史的家國興衰。風箏符號不僅是書名,而且是全書串珠,一路旖旎而來,不可或缺;且用大量典故,涉及扎、糊、繪、放四藝。不像明清人情小說只是以珍珠衫、百寶箱等為重要道具,《北鳶》的風箏符號隱喻豐富,帶出主旨寓意,不可小覷,有結構串針、情感隱喻、哲理寓意等重敘事功能。風箏結構抒情串針。全書以說書寫法開局,先有篇首的楔子,開宗明義,為正文做鋪墊,設置懸念,吸引讀者,如《白蛇傳》的神話引子與《紅樓夢》的神話楔子。虛無的主調?!侗兵S》用風箏楔子法,先講盧文笙和馮仁楨兩位老者,依照慣例,到四聲坊取風箏難得響晴的天,耳朵都聽得見亮暢”(02 )。通感手法,美好響晴開局。尾聲寫:暮色中,他們望見了一只風箏,飄在對岸某幢建筑的上空,孤零零的……看了許久,直到這只風箏遠遠飄起,越來越高,漸消弭于他們的視線。”(490),肅殺悲涼作結。男女主角人生道路是苦盡甘來,邁向遲暮;小說路線卻是先亮后暗,洋溢悲情。

  《北鳶》每次寫風箏,都選取獨特的抒情時刻,見出獨特的抒情自我。如寫盧文笙與毛克俞談畫,引用徐渭的《墨荷圖》款識:拂拂紅香滿鏡湖,采蓮人靜月明孤。”(276),論畫談文格調頗高,足可見葛亮藝術造詣,狀物寫景具畫意美感;李歐梵認為,中國抒情從詩畫傳統演化而來,其特點在于抓取一個瞬間,將之變成比較永恒的境界和視野。全書的抒情筆墨像寫意畫作,詩畫中國與血肉中國并敘,詩情與苦情同抒,敘述宛轉,文辭優美,實與虛,意與境,相諧。

  抒情的主調

  風箏符號緊聯親情。正文開篇很吸引人,民國1511月即1926年,嬰兒啼哭聲錐了昭如的心,貴婦因惻隱之心,出手救下貧婦欲賣的稚兒,改寫了嬰兒文笙的命運,從此生母故事淡出,養母故事出場,開始榮辱共生的傳奇。開篇就懸念叢生。盧家睦給兒子盧文笙送第一個生日禮物,就是虎頭風箏,因兒子肖虎。后來,父親意外死于疫癥,但每年的風箏卻依然送來。盧文笙的首個本命年生日,被龍師傅請到四聲坊,看扎風箏,手藝人邊做邊講故事:父為每年送子一風箏,幫手藝人盤下了店面。如今兒子連父親樣貌都無從想象,但父愛如山卻長存于風箏之中。

  風箏符號關聯愛情。偶遇,自古就是男女相戀的絕妙途徑,充滿浪漫色彩,如《詩經》云:邂逅相遇,適我愿兮。古小說常寫公子佳人撿到某物,立即成就佳緣。但《北鳶》敘述不會如此輕省、巧合。第二章十二節青衣,講盧文笙與馮仁楨孩童時初相見,因隨家人去看京劇,各自在容聲大舞臺包廂,同看言秋凰的戲,遠遠瞥見對方。第三章十三節風箏寫再相見,因風箏:仁楨放學回家見到放風箏的文笙,說我認得你。直到第七章歸來,他們才又在容聲偶遇,已相隔十年。后來在戲院散場、遭遇封鎖中,她帶他繞過了封鎖,約他教放風箏:當年你肯收我做徒弟,我現在已經是個高人了”(404),全書止筆時間是文笙和仁楨結緣,抱養了雙亡好友的新生孤兒,頭尾均寫嬰兒出場?!侗兵S》寫相遇和選擇,情緣與親緣一體。風箏符號關聯歷史民間,隱喻人生哲理。盧文笙在老師毛克俞的指引下,圖繪風箏,題名為命懸一線,學生們建議為扶搖直上,毛老師定名為一線生機”(289)。而昭德遺物一盒金條救了一批革命傷員,寶盒外層所刻梵文,被葉師娘認出為歸命”(220)。雅各人生哲學,順勢而為,自稱源于盧文笙當年所教的放風箏學問。全書時刻見著生命之思。五四文學反傳統,反的是套路、老朽、空洞、鋪排。新古韻小說不是套用傳統符號,散發陳腐之氣,而是活用符號,化出新意,在謀篇布局、內容意蘊、哲學理念、文風格調等層面均巧妙運用,獨具匠心。

  二、家族小說的述真與虛構敘事

  新古韻小說要得古典文化精髓,將中國傳統敘事學神韻發揚光大,要考慮古典思想的現代移植,處理歷史與機遇嫁接中虛實不和的麻煩?!侗兵S》以作家自身家世為本,還原歷史本面,如在目前,召魂有術;時運變異,人力的可控與不可控,命運的起承轉合才是關鍵。讓人感慨王德威論中國抒情傳統:人生變化和矛盾是常態,惟轉化為文字,為形象,為音符,為節奏,可望將生命某一種形式,某一種狀態,凝固下來,形成生命另外一種存在和延續,通過長長的時間,通過遙遠的空間,讓另外一時一地生存的人,彼此生命流住,無有阻隔。這正是文學的意義。

  新古韻小說對作家提出更高的要求。高遠之思從祖輩傳襲而來,難得的古典文人氣息滲入年輕作家的心魂?!侗兵S》首次追溯祖輩身世,自序《時間煮?!分赋?,祖父葛康俞評郭熙《早春圖》:動靜一源,往復無際。引自《華嚴經》,多半為自喻,那時代的空闊與豐盛有很大的包容,于個人的動靜之辨,則如飛鳥擊空,斷水無痕?!侗兵S》實為家族小說,盧文笙見出外公影子;毛克俞見出祖父的影子。安徽安慶陳氏、鄧氏、葛氏三大家族關系錯綜。陳獨秀父親陳衍中生女二:長適吳向榮,次適邑庠事姜超。姜超之婿是葛康俞。即是說,葛亮的太舅公是陳獨秀,叔公是鄧稼先。出身于如此家學淵深的家族,古雅成為葛亮與生俱來的東西,滲入骨髓。葛亮自謂祖父是自己的人生坐標:獨立于時代之外做自己的事,是很不容易的。《北鳶》為何專寫民國?因民國保留了中國風骨,卻日見凋零,舊時風物與誰說?早慧的葛亮以豐盈想象力,以才氣毅力,追宗問祖,心懷景仰,在第三個本命年,寫就了第二部長篇巨著。

  新古韻小說雖是虛構,卻要見出非虛構的筆力,古意與新意互見。葛亮在古韻小說中浸透、悟透,方才執筆。而且,因所寫不是親歷故事,需借重案頭工作,以訓詁、考據、文獻學的學問功夫,打樁立柱,夯實根基,再以小說筆法出之,學者作家化,作家學者化,既有學者考證功夫,也有小說家對技法、趣味、意境的關注,文字背后有深厚的功夫。葛亮迷戀歷史掌故,迷戀和歷史、文人傳統息息相關的舊事物,自稱喜歡《世說新語》節制的敘事方式、經典的敘事態度,寥寥數語就勾勒出人性和事物最本質、最內核的部分”;“喜讀筆記文學《東京夢華錄》、《閱微草堂筆記》等,得兩大影響:一是對人物的勾勒,二是在寫作涉及歷史背景的小說時,重視掌故感。

  新古韻小說不僅要復古,也要出新。中國小說傳統多為線性敘事法,《北鳶》超越于此,用雙聲道并置的敘事法,謀篇布局匠心獨運,時空跨度廣闊,描寫委曲,序次井然,顯示出紛繁復雜的時空多線敘事駕馭手段。全書八章,分三十七節,加楔子和尾聲,共三十九節。單章寫盧家,雙章寫馮家,交錯鋪敘。全書不僅梳理親緣家族譜系,也細描師生友人等非親緣譜系,這是對傳統家庭模式的新演繹。

  敘事時間縱向跨度波瀾壯闊,注重歷時事件,敘述時間與故事時間齊頭并進,刻寫幾大事件。單章每節寫盧文笙一個階段的成長史。第一章寫嬰幼年家變這章以嬰兒出場起筆,父女仙逝作結。特別的是,昭如為償夫遺愿,安排盧秀娥與秦中英冥婚,后來秦家遠房侄子秦世雄前來投奔,結果,天賜得力親戚。寫昭德與昭如心知自己的男人死去,皆因男人的貼身跟班獨自回家來,讓人驚心。第三章寫少年逃難:日本入侵,舉家跑反,大姨為救全家而犧牲,受傷的一群人流落到教會醫院,文笙結識國外神職人員葉師娘、葉伊莎、雅各等。第五章寫青年求學:借住天津舅舅家,認識老師毛克俞、同學凌佐等。第七章寫參加革命,與韓喆主任、浦生等人共同戰斗,凌佐犧牲。第八章寫成家立業,文笙被母親從戰場中強行召回,跟著商人姚永安,去上海學經商。

  敘事時間橫向跨度錯綜復雜,全書雙線交錯,幾個家族、幾個人物共時涌現;恰似口技模仿火災,考的是全身并用;萬箭齊發,逐一掃落,考的是眼疾手快;千人千事,齊集共鳴,考的是鋪排有序?!侗兵S》寫家族網絡,井然有序。盧家睦與孟昭如有子盧文笙,盧家睦有原配與女兒秀娥,還有兄弟老六,媳婦榮芝。孟昭如長姐孟昭德,嫁與石玉璞;兄長孟盛潯,原配張氏生女溫儀,嫁與查理,后離異,側室崔氏生女可瀅。四爺馮明煥與左慧容有三女,長女馮仁涓,嫁與姨媽左慧月之子葉若鶴,二女馮仁玨,三女馮仁楨。第八章才漸漸寫及文笙與仁楨戀愛、結親;兩人一動一靜,相映成趣。家與國不可分,在成長史主線之余,《北鳶》也寫諸多歷史人物、社會風貌。葛亮外公少時曾隨母親住在天津的姨丈褚玉璞家中,姨丈時任直隸省長兼軍務督辦,是直魯聯軍的統領之一,亦是頗具爭議的人物。鴛蝴派秦瘦鷗《秋海棠》的軍閥袁寶藩以其為原型?!侗兵S》之石玉璞也以其為原型,借之寫奉系、直魯聯軍和北伐軍的錯綜關系。因外公母子寓居天津意租界,做寓公,于是又借海納百川的租界,橫向綜寫遺老貴族、下野軍閥官僚、失勢外國公使等砥礪故事,寫得切實從容。

  新古韻小說從傳統的線性時間敘事,轉向時空并置的多線敘事?!侗兵S》寫天津、上海、北京、大連等真實城市,但最重要的敘事空間——位于中國南北交界處的襄城,則為虛構。實驗空間架空敘事,跨度寬廣:襄城商鋪,天津意租界,日本人入侵,城里人往鄉下跑反逃難,邊區抗日革命根據地,上海租界生意場……縱向、橫向、斜向錯接,有條不紊。此書既有家史的真實基礎,也有虛化的空間和時間場景,虛實默契,多頭并進。不時插入老年仁楨的回憶,仿佛顯現構思過程的后設敘事。林語堂《京華煙云》也寫民國家族史,但更倚重情愛線索,主要為以今觀今的聚焦視角,而《北鳶》不僅以古鑒今,更是以今視古,敘事視角更為宏闊多元。

  符號學述真,并不鑒定某事真假,而關注講述過程的真實性。格雷馬斯述真方陣指出,真:既是又似,假:既非是又非似,保密:是但非似,幻覺表演:非是但似。趙毅衡《符號學原理與推演》從發送者、文本、接收者入手分析述真,接收者愿意接受有四類:1.誠意正解型:誠意意圖+可信文本;2.欺騙成功型:不誠信意圖+可信文本;3.反諷理解型:誠信意圖+不可信文本,如網絡段子手的夸張搞笑,不可靠敘事的瘋子傻子;4.表演-幻覺型:作偽意圖+不可信文本?!侗兵S》屬于典型的誠意正解文本,讀者與作者莫逆相視。該書本虛構,但因有逼真性,表演幻覺演繹成功,讀者閱讀時會拒絕人格分裂,選擇信以為真。馬格列特畫一只煙斗,卻標明它不是煙斗,寓指要區分經驗世界與虛構世界的真實,虛構真實只能在虛構內部判斷。當今讀者并無直接的民國經驗,間接了解都來自彼時文人書寫?!侗兵S》述真,難能可貴之處在于對講述過程極為用心,力圖還原當時人的習俗、愛好,力圖模仿當時的語言風格,還原當時的情味,做到自己的敘事風格與民國作家一致,或者說,與讀者心中的民國味相一致。許多家族小說用今人口吻寫先輩故事,葛亮用祖輩所處時代的講述方式講述他們的故事,更具逼真性。

  三、傳統文化復興的港式變異

  有學者將新古韻小說界定為新古典主義。18世紀中葉,龐貝城發掘,德國溫克爾曼的美學傳播,激發英國的古典主義復興,被稱為新古典主義,崇尚古希臘的理想美、古典形式的完整、雕刻般的造型,追求典雅莊重和諧,認為藝術家須從理性出發,克制感情,發展溫文爾雅、充滿靈性的知識階層文藝,使作品喜聞樂見,富于教義。中唐韓愈提倡古文運動,所復為秦漢之古。中西文化復興,都要回溯至德國雅思貝斯所指的軸心時代,可以說,新古韻小說是新古典主義在東方語境下的回歸與重建。

  新古韻小說復古,化用傳統文化思想精髓,關鍵還在于求新,謀求建構適應新時代語境的新文化、新氣象。如果說,《紅樓夢》有老莊道家氣象,厭惡經濟祿蠹、經世濟國,看穿一切,最終落得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凈;那么,《北鳶》更有儒釋道三合一的氣象。主角盧文笙的人格就融合了儒釋道三風:抓周抓空,被高人解為無欲則剛、目無俗物,日后定有乾坤定奪之量;自幼寡言少語、木訥憨厚,有隱士風范;年歲漸長,習文弄墨,善良溫情,但不是只會死讀書的腐儒,當遭遇家國危難時,積極入世,參加革命,經商立業,傳承儒商家風;及至看周圍至親好友的諸種人生變故,尾聲時,出世的佛家氣象漸顯。文笙的人格氣質正是葛亮心中理想的中國人形象。但全書的儒風更盛,刻畫有情有義的百姓群相,不刻寫皇帝將相、統治階層、英雄俠客、才子佳人的濫調,有意演繹現代的新儒風。有意設置人名為孟盛潯、孟昭如、孟昭德等,均為山東亞圣孟家后代,而不是孔家。筆者此后方知,昭如的原型為葛亮的外曾祖母(太奶奶)昭儒,的確是孟氏嫡傳?!侗兵S》寫得入心入肺,兼具溫度與熱度,皆因淵源有自。

  新古韻小說上承儒家傳統文化。孟子不講霸業,而講王道;勸止君主征戰,而讓民眾安居樂業,并與民同樂;不講利,而講仁義,主張法先王、行仁政,民貴君輕。全書不斷反思男人世界的武功和戰爭:習武之人,有戾氣,太有輸贏心,不祥不吉。槍法奇佳的石玉璞,先成為土匪,后成為軍閥梟雄,因下屬柳珍年造反,最后死于同類相殘。鄉下仕紳家所聘的武師李玄,最終也被土匪砍頭??虒憙深惾毡救舜恚横t生夏目,馮家私人醫生,行善;和田潤一,極惡軍官,因極迷京劇而命喪黃泉。作者甚少直描驚心動魄的戰爭炮火場面,而多寫死傷場面,其惻隱之心使之無意寫戰爭小說,見出墨家的兼愛非攻的反戰和平思想,這不同于儒家的博愛:親親有術,尊賢有等。

  孟子曰:善養吾浩然之氣。《北鳶》人物言行舉止與儒學息息相關。昭如閑暇練書法,筆錄《毛詩序》: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109)教小兒讀《唐詩三百首》《千字文》《朱子家訓》《淮南子》;為兒子談親事,說《浮生六記》的沈復與陳蕓;還用典譬喻:君子可欺以其方。此語出自《孟子·萬章上·校人欺子產》:故君子可欺以其方,難罔以非其道。對君子可用合乎情理的方法來欺騙他,但卻很難用不合乎情理的方法來蒙騙他。文笙參加革命回來后,讀《耳新》《世說新語》。仁玨十三歲臨歐陽詢、十五歲臨趙孟頫。連奶媽云嫂,都能開口閉口講野路子的《隋唐演義》。人名背后有深層文化底蘊。盧家睦請畫家吳清舫為兒子取名,文笙取自《詩經·小雅·鼓鐘》鼓瑟鼓琴,笙磬同音,字為永和”;亦有《鹿鳴》我有嘉賓,鼓瑟吹笙之義。仁楨、仁玨諧音仁真、人杰。錢穆認為,儒家的最高理想境界,是性情與道德合一,文學與人格合一。儒家的行善好義精神在葛亮筆下綿延不絕,《北鳶》寫出了孔孟哲學的時代新變,親情愛情人情處處見出仁義禮智信、因果相報的精神,正面人物多于負面人物,人間的暖意,抵消了人間的寒意,更多地呈現儒家文化的民間精神。

  新古韻小說在異質文化的對照中,找到自身的立足點。香港是具有典型的商業社會特性的城市,也許這是促使葛亮書寫外公的民國經商經驗的因素,也許他在明清擬宋市人小說、民國商人小說中,找到了彼此關聯的要點。古代家族小說多寫官宦家族,如《紅樓夢》的鐘鳴鼎食之家。古代商業地位低:士農工商。自明清起,商業漸興,地位提升。時至今日,商業經濟、金融財經發展已是登峰造極?!侗兵S》寫盧家三代經商,將五金店經營成了響當當的品牌德生長老字號,在多地有多家分號。盧家睦無意中盤下風箏店,成就了天使投資的典范。全書前面部分寫得好,寫家族場,蕩氣回腸;后半部分寫戰場、生意場,臨近尾聲寫文笙學商,轉而以姚永安為情節勾勒的重心。其出場和離場頗具戲劇性,形象也維度復雜,八面玲瓏,尤其曾在三爺馮明耀的生日宴上,拉一把京胡救急,免除了和田潤一的疑慮,為馮家人消災。筆者細思之后,方明白塑造該形象是為再現其時的商風大變:盧家是十足的儒商家族,堅守誠信、勤勞、節儉、厚道、和氣、講信譽的生意經,卻不幸已逐漸被其他商人背棄,仁義古風失守,姚永安這類長袖善舞的商人登臺;甚至連基督徒雅各,也變成了周旋于猶太商人之間的奸商角色,其作為中介,倒賣受海水浸泡的布匹給姚永安,間接導致了后者破產。姚永安類于《金瓶梅》西門慶——中國16世紀資本主義萌芽期新興商人典型,靠巧取豪奪的原始資本積累發家暴富,但又不是西門慶式十惡不赦的痞商形象,而是更有儒商氣質,一生大起大闔,最終生意破產自殺。作家寫姚永安,更想凸顯人生的倉皇和身不由己的意旨,時代之變,由徐而蹙,人在瀚海,更若螻蟻,要永安,不得安。全書前后部分的敘事節奏也由緩轉急,主旨與形式呼應。

  經過由點及面的梳理分析,筆者發現,《北鳶》開辟新古韻小說,不講男性英雄霸業,如歷史傳記《項羽本紀》的個人王霸,英雄傳奇《三國演義》的三足鼎立、《水滸傳》的英雄群相;不講神魔小說《西游記》式求真求知歷險;不是人情小說《紅樓夢》式對家族鼎盛時代衰亡的悼詞和哀歌;而是古風人格與風格統一,承續孔孟儒家的向善傳統,承續五四時代人的文學與平民文學傳統,注重追溯民間精神、弘揚民眾大義;崇尚自然和諧的性別關系,尋求男女相互尊重、對等的生存意義;既有史詩色彩,也繼承了抒情傳統,且抒情比重更大,文氣更足;既傳承古典因素,也開拓時代新變的因素。香港先鋒小說多講究形式的西化新奇,而《北鳶》卻在形式和內容上都朝中國古典看齊,因此在香港文壇更獨樹一幟。臺灣文學更恪守中國傳統文學雅致的儒風,葛亮的風格與此一脈更為接近。在當前弘揚傳統國學的時代語境下,葛亮開拓新古韻小說可謂恰逢其時。由此牽引,未來,新古韻小說類型必將蔚然成風。

最近相關

中國論文網

最新更新

熱門推薦

[人文社科]英語廣告語的特點與翻譯原則
這是一篇關于英語廣告語的特點與翻譯原則的文章,掌握廣告語的語言特點和翻譯原則將有助于目標語讀者了解產品功能,詮釋...[全文]
[人文社科]基于跨文化的旅游英語翻譯原則
這是一篇關于基于跨文化的旅游英語翻譯原則的文章,跨文化視角下的旅游英語翻譯,我們應嘗試從讀者的主觀性理解以及本地...[全文]
[人文社科]中國傳統節日中秋節的英譯
這是一篇關于中國傳統節日中秋節的英譯的文章,中國傳統文化的翻譯,是隨著時代變化而隨之變化的。傳統節日的中英翻譯...[全文]
[人文社科]高職英語翻譯教學中的問題與提升措施
這是一篇關于高職英語翻譯教學中的問題與提升措施的文章,為了提升英語翻譯教學的有效性,教師要不斷地提升自身的綜合素...[全文]
[理工論文]在現代城市建設中測繪工程中的作用
這是一篇關于在現代城市建設中測繪工程中的作用的文章,要需不斷對測繪技術、測繪設備進行研究開發,不斷革新,只有這樣...[全文]
[理工論文]農業綜合水利項目建設管理問題與解決措施
這是一篇關于農業綜合水利項目建設管理問題與解決措施的文章,一定要提高設計人員對水利工程項目建設規劃設計的重視度...[全文]

熱門標簽

成上人色爱